<thead id="4xloy"><kbd id="4xloy"></kbd></thead>
<button id="4xloy"><acronym id="4xloy"></acronym></button>
<dd id="4xloy"></dd>
  • <tbody id="4xloy"><noscript id="4xloy"></noscript></tbody>

    1. <rp id="4xloy"></rp>

    2. <button id="4xloy"><acronym id="4xloy"></acronym></button>

      赤芍與白芍的化學成分含量比較研究

      分享到:
      點擊次數:2628 更新時間:2015年12月08日19:41:45 打印此頁 關閉

      摘要:目的 通過對不同產地赤芍和白芍主要化學成分的含量測定及比較,進一步完善芍藥野生品與栽培品藥材的質量控制標準。

      方法 采用高效毛細管電泳法(HPCE)的膠束電動色譜(MEKC)分離模式,測定了16個產地20個赤、白芍樣品中的4個有代表性的活性成分:芍藥苷、苯甲酸、D-兒茶素和沒食子酸,并比較各成分之間的比例關系。

      結果?、僖吧炙幐?赤芍)中芍藥苷含量大于6%,D-兒茶素含量高于0.05%。未加工的栽培芍藥根中芍藥苷含量小于6%,未檢測到D-兒茶素。在同樣條件下,加工后的栽培芍藥根(白芍)中芍藥苷含量下降了37%~ 56%,仍未檢測到D-兒茶素,苯甲酸的變化最大,下降達83%~ 92%。②內蒙古多倫赤芍與大、小興安嶺所產赤芍在化學成分的種類和含量上存在差異。③不同產地、特別是道地與非道地的白芍藥材之間,化學成分的比例有所不同。

      結論 運用HPCE技術,可以快速準確地對野生與栽培芍藥根的活性成分差異進行定量分析。從而為區別同為芍藥來源的赤芍和白芍的臨床應用提供實驗依據。1 儀器與試藥儀器:HP3DCE高效毛細管電泳儀(美國安捷倫公司),配有二極管陣列檢測器。熔融石英毛細管,50μm(ID),375μm(OD),總長度55 cm,有效長度46.5 cm(河北永年光導纖維廠)。試劑和材料:芍藥苷對照品、沒食子酸對照品(中國藥品生物制品檢定所),苯甲酸對照品(北京化學試劑公司),D-兒茶精對照品(Sigma公司)。硼酸、氫氧化鈉、甲醇(北京化工廠),十二烷基硫酸鈉(Fluka公司)。實驗中配制緩沖液和樣品溶液所用的水為2次去離子水。實驗樣品經中國中醫研究院胡世林研究員鑒定為芍藥(Paeonia lactiflora Pall.)的野生品或栽培品的干燥根,全部直接采自原產地。

      2 方 法2.1 電泳條件2.1.1 背景緩沖液 30 mmol·L- 1 SDS-30 mmol·L- 1硼酸-15%甲醇,用濃NaOH調pH至10.0,緩沖液使用前用0.45μm濾膜過濾,并用超聲波脫氣。2.1.2 進樣條件 5× 10- 7 Pa× 10 s,分析電壓20 kV,檢測波長200 nm,參比波長450 nm,毛細管溫度35℃。2.2 溶液制備2.2.1 供試品溶液 精密稱樣品粉末0.2 g,加入甲醇10mL,冷浸一夜,超聲提取0.5 h,3 000 r·min- 1離心10 min,移取上清液,殘渣加入甲醇10 mL,重復超聲提取,合并上清液,低溫濃縮,加入甲醇定容至2 mL,搖勻,通過0.45μm濾膜過濾,并用超聲波脫氣后直接進樣。2.2.2 對照品溶液 精密稱取芍藥苷(A)200.0 mg,D-兒茶素(B)26.8 mg,苯甲酸(C)10.7 mg,沒食子酸(D)18.6mg,分別置于10 mL量瓶中,用甲醇溶解并定容至刻度,搖勻,作為對照品溶液。2.3 線性范圍分別精密吸取一定量的對照品溶液A,B,C,D,用甲醇稀釋成6個不同濃度的混合對照品溶液。每個濃度測定4次。以峰面積對濃度(mg·mL- 1)進行線性回歸分析,見表1。表1 芍藥苷、D-兒茶素、苯甲酸及沒食子酸的定量回歸方程、相關系數和線性范圍.n= 6

      2.4 精密度將同一濃度的混合對照品溶液在相同的測定條件下重復進樣6,4個對照品的RSD值分別為:芍藥苷2.24%,D-兒茶素1.54%,苯甲酸1.32%,沒食子酸3.75%。2.5 重復性精密稱取同一樣品粉末4,按照“2.2.1”項下的方法制備供試液,4個待測成分的峰面積的RSD值分別為:芍藥苷4.38%,D-兒茶素3.01%,苯甲酸3.92%,沒食子酸7.24%。2.6 加樣回收率取已知含量的樣品粉末3,0.1 g,分別精密加入不同量的4種對照品,按照“2.2.1”項下的方法制備供試液,分別測定并計算4個對照品在不同濃度下的加樣回收率及RSD,見表2。表2 芍藥苷、D-兒茶素、苯甲酸及沒食子酸的加樣回收率結果.n= 3

      2.7 樣品中芍藥苷、D-兒茶素、苯甲酸、沒食子酸峰指認與峰純度檢測在以往的色譜研究中,一般依據保留時間采用加入標準物質增高法來指認分析對象的峰位置。這種方法在兩種物質遷移時間一樣的情況下可能出現誤差。本實驗采用二極管陣列檢測器(DAD),可以記錄每個峰在全波長(190600nm)范圍內的吸收光譜圖。因此我們應用遷移時間和DAD紫外光譜圖這兩個指標來確保樣品測定中指認峰的可靠性。當兩者均與對照品相符時,才判斷為所需的分析對象。另外,我們還對樣品譜圖上的指認色譜峰做了峰純度檢驗,4種化合物的峰純度因子分別為:998.67,997.81,999.69,977.55。說明本實驗采用的緩沖體系可以對樣品中芍藥苷、D-兒茶素、苯甲酸、沒食子酸進行完全的分離。2.8 樣品測定按照“2.2.1”項下制備不同產地的野生和栽培芍藥根供試液,每個樣品溶液測量3,將各組份的平均峰面積分別代入線性回歸方程,計算含量。

      3 結 果不同產地芍藥樣品中主要成分的含量見表3,其中產地為黃龍,亳州,縉云,磐安的芍藥苷與不加工相比,分別下降了46.5%,41.6%,56.4%,37.3%。3.1 赤芍與白芍藥材的含量差異主流商品藥材的赤、白芍雖然來源于同種植物的同一入藥部位,但因為生長環境及加工方法的不同,兩者在化學成分上存在很大差異。野生的赤芍中含有0.26%D-兒茶

      精,7.62%的芍藥苷,0.075%的苯甲酸,以及0.023%的沒食子酸。同樣條件下,由栽培芍藥根加工成的白芍中未檢測到兒茶精,芍藥苷含量為2.79%,沒食子酸含量為0.068%,苯甲酸僅有0.029%。上述4個成分在赤、白芍中不僅含量差別大,而且比例關系也不同。以苯甲酸為基準,赤芍中芍藥苷的含量是苯甲酸的147.46,兒茶精是它的6.33,沒食子酸只為其0.38倍。而白芍中芍藥苷的含量是苯甲酸的109,沒食子酸卻是它的3.08倍。3.2 野生與栽培芍藥根的含量差異在本實驗條件下,測得的野生來源的芍藥根中芍藥苷的含量大于6.4%,D-兒茶精的含量高于0.05%,沒食子酸的含量(除黃龍外)小于0.05%,苯甲酸含量低于0.21%。與之不同,藥用栽培來源的芍藥根中沒有檢測到D-兒茶精,芍藥苷的含量小于6.0%,沒食子酸的含量大于0.07%,苯甲酸含量低于0.15%。芍藥野生品的醇提部分化學成分豐富,總含量高。而藥用栽培品的化學成分單一,總含量低。因此,野生狀態下生長的芍藥根與大規模藥用種植條件下生長的芍藥根有明顯差異,若以后者充“赤芍”用,恐難達療效。3.3 不同產地赤芍藥材的含量差異野生來源的赤芍中,單從芍藥苷看,黑龍江克山所產含量最高(10.3%)。但從沒食子酸和D-兒茶精的組成配比看,內蒙古多倫、喀喇沁旗、克什克騰旗等地所產的赤芍中兩個成分的含量均較高。相比之下,大、小興安嶺一帶(黑河、克山、樺南)所產赤芍中均未檢測到沒食子酸。遼寧西豐產的赤芍中D-兒茶精的含量最低(0.05%)。所以依據多組分評價體系可以看出,傳統道地藥材“多倫赤芍”與大、小興安嶺主產的赤芍在化學成分上存在一定差異。3.4 加工前后及不同產地白芍藥材的含量差異對比同一產地栽培芍藥根加工前后的化學成分變化發現,去皮水煮后,芍藥苷的含量下降了37%56%,沒食子酸含量只下降了8%25%,苯甲酸的變化最大,下降達83.3%92.4%。因此,經過產地加工處理,苯甲酸幾乎消失,芍藥苷與苯甲酸的含量比從36倍上升到165,沒食子酸與苯甲酸的含量比也由0.72倍上升到7.25倍。從組分配比還可以看出,不同產地、特別是道地與非道地的白芍藥材之間,化學成分有所不同。在道地產區,芍藥苷含量是苯甲酸的165,沒食子酸含量是苯甲酸的5.22;在非道地產區,前者只有52.84,后者僅為0.95倍。

      4 討 論4.1 如何為同一來源(芍藥),而功效大不相同的中藥赤芍(野生芍藥居群)和白芍(栽培芍藥群體)制定切實可行的質量標準是亟待解決的問題。本研究發現栽培群體未檢出具有活血化淤作用的成分D-兒茶精,部分地解釋赤、白芍藥性的區別,建議將D-兒茶精列為芍藥來源的赤芍的鑒別檢項。4.2 在中國藥典中,芍藥苷是區分同一物種來源的赤芍和白芍藥材的唯一定量指標。1990年版和1995年版藥典中采用薄層色譜法,只規定了赤芍含芍藥苷不得少于2.0%,而對白芍則未規定芍藥苷的含量[1011]。2000年版藥典采用高效液相色譜法,規定芍藥苷的含量在赤芍中不得低于1.8%,在白芍中不得少于0.8%[1]。然而,從本實驗獲得的大范圍、多產地代表樣品的測定數據來看,赤、白芍中芍藥苷的含量普遍比藥典規定的高,如果以芍藥苷含量4%為界,可以對二藥加以區分。雖然由于檢測手段、采收時節、加工方法的不同,赤、白芍藥材中芍藥苷含量的測量值不盡相同,但大多數的文獻記載與本實驗的結果趨勢一致。比較不同作者對不同生長期、不同規格的杭白芍、亳白芍和川白芍中芍藥苷的含量測定結果,如用薄層色譜法均小于1.5%;如用高效液相色譜法不超過4%。而用高效液相色譜法在完全相同的條件下測得的野生赤芍中芍藥苷的含量大多為5%7%。由此看來,現行藥典標準存在兩個問題:①芍藥苷的藥理活性主要表現在活血化淤、解痙止痛方面,與赤芍的功效相吻合。而藥典中赤芍的芍藥苷含量標準偏低,難以發揮質量控制的作用。②白芍的主要功效是補血滋陰,與赤芍有所不同。而藥典中白芍的芍藥苷含量只有下限,沒有上限,就會與赤芍的含量標準相重疊,難以體現赤芍和白芍的臨床療效差異。因此,建議適當提高赤芍的芍藥苷含量標準,同時將白芍中芍藥苷的含量控制在一定范圍。

      上一條:赤芍化學成分及抗腫瘤活性研究進展 下一條:芍藥休眠芽發育進程內源激素變化研究
      日韩亚洲全网最全无码_国语自产精品视频二区在_高潮流白浆潮喷在线观看_苍井空免费av片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